🌝喜欢你是想在夏天空调房吃西瓜的感觉

南东咸 热巴甜♡
还有刘昊然六元
你们都是我的炒鸡炒鸡心头好呀

【白我】我我我想和你睡个觉 五

我我我想和你睡个觉  äº”

 å†æ¬¡ç¥æˆ‘们菜豆生日快乐!!!!!! @安之w æ­å–œå¥¹åœ¨ç¬¬äºŒå¹´çš„生日里成功睡到了白敬亭!!!!!!!!!!

鼓掌!!!!!!!!!

 

 

安尔之睁开眼,有点懵。

 

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天花板,她又把睡的有些僵硬的脖子向右扭了下,依旧是陌生的床上用品,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男人????

 

安尔之脑子一下子死机,她听见自己颤颤巍巍的声音响起,

 

“林,林霖,你,你怎么变成个男人了……!”

 

下一秒,原本搭在安尔之腰间的手一收紧,脸埋在枕头里的男人也把脸从枕头里拔了出来,

 

“大早上的你做噩梦梦到林霖了?”

 

安尔之嘴巴张开,望着眼前头发凌乱的睡眼朦胧的男人,失去了语言能力。

 

啥玩意儿?

 

终于

 

终于梦到白敬亭了?

 

还是春梦?

 

想到这里,安尔之安祥地闭上眼睛

 

再睡会儿吧,春梦可遇不可求,多做一会儿。

 

“安耳朵你睡傻了?”

 

安尔之又睁开眼,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疑惑。

 

白敬亭盯着安尔之的眼睛,觉得自己的老婆今天好像傻掉了。

 

他伸手捏住安尔之的两边脸颊,肆意揉搓,“醒醒???”

 

 

 

 

 

 

脸上的轻微痛感让安尔之有了一些真实感,

 

不

 

不是梦?

 

白敬亭看着手里被自己揉的变形的脸上,两只眼睛越瞪越大,眼睛里传达出来的情绪中他读出了惊恐,彷徨,懵逼,等他在准备进一步解读时,安尔之突然抓住他捏着她脸的手,从手一路抓到手臂。

 

“沃……chao[四声]”

 

“?”

 

“活活活活活活的……???????”

 

白敬亭发誓他能从安尔之的脸上看到一排一排的问号整齐飞过。

 

安尔之挣开白敬亭的手,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抱头把脸埋进了膝盖里。

 

白敬亭也跟着坐起来,明显感觉到眼前的人怪怪的,把自己像个鸵鸟一样埋起来,还在一个人疯狂小声bb

 

“这……这这这这是什么什么什么情况……!!!”

 

“天呐我不会想泡白敬亭想的走火入魔了吧天呐……!!”

 

“咋回事啊天呐这是谁啊我昨天也没喝酒啊我咋么断片了啊咋回事啊……!!”

 

安尔之的头突然被身边的人抬了起来,她看见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却又实在是陌生的人,盘着腿穿着睡衣,头发因为刚睡醒还有几根不安分的翘起,

 

他捧着自己的脸,好看的眉头皱起,熟悉的泪痣依旧点在眼角,嘴巴一张一合,

 

安尔之觉得自己要醉过去了

 

这是什么梦啊

 

怎么上头呢

 

紧接着男人的话传进耳朵里

 

“你是不是洗坏我鞋了?”

 

安尔之:?????

 

紧接着他又说,“真是??没事,我把贵的藏起来了,你洗鞋柜那几双你剧洗吧,谁让你是我老婆呢,洗吧,没事儿,不用愧疚!”

 

看安尔之逐渐瞪圆的眼睛,白敬亭又揉了两把她的脸

 

“你不会就因为这么点小事辗转反侧吧多大点事儿啊我是那种因为一双鞋就要打爆你狗……”

 

他的话被安尔之打断。

 

“你说……我,我是你的谁?”

 

白敬亭挑起一边眉毛,脑子里甚至弹出了“她在暗示我说早安情话吗”这种念头。

 

“老……老婆……??????”

 

然后白敬亭亲眼看着她从床上翻了下去。

 

 

 

 

半个小时后,白敬亭靠在床头,努力消化着“一觉醒来我老婆忘记了什么时候嫁给我了她还觉得我俩是粉丝和爱豆的关系”这件事。

 

白敬亭打开手机下意识看了一眼日历

 

不是愚人节啊?

 

 

 

 

【白我】我我我想和你睡个觉 四

白我 我我我想跟你睡个觉 四

 

男人侧身拉开门,安尔之和林霖把拖鞋留在门口,赤着脚走了进去。

 

“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叫我小河就行了,随便坐随便坐!”

 

林霖跟安尔之在沙发坐下,抬眼打量着四周的装修,很多地方的装饰都还没有安置好,整个客厅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安尔之眼光下移,看到了鞋柜前一个个整整齐齐摞起来的鞋盒子。

 

小河顺着安尔之的目光看过去,挠了挠头,“我哥他,他比较喜欢,喜欢鞋……”

 

想到自己爱豆的爱好,安尔之摇了摇头,“这个爱好非常好!积极向上!活泼阳光!”

 

小河给俩人一人拿了杯饮料,三个人在沙发上开始了诡异的沉默。

 

但是新世纪女大学生会让自己就此沉默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这两位可是微信步数三十以内都可以把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的当代女大学生!绝不向无聊低头!

 

“有牌吗?”

 

“有。”

 

十分钟后,客厅里只剩下清晰可见的摔牌声。

 

“顺子!”

 

“要不起!”

 

“还是顺子!”

 

“要不起!”

 

“对二!”

 

“王!炸!”

 

小河嘿嘿一笑,“来吧,算钱吧。”

 

被赶出家门的穷苦女大学生的付钱方式,就是说最简易的贴纸条。

 

五把斗地主下来,三人俨然已经形成了坚不可摧的革命友情,在第六局斗地主结束,林霖提议中场休息,十分钟后再战,在这十分钟里三人迅速加了微信拉了小群,并且把群名改成了“18011802斗地主联盟”

 

而小河,这个拍着胸脯说自己是为了老板联络邻里感情的中国好员工,看着安尔之的头像陷入了沉寂。

 

安尔之的头像是一个大大的,明明的,显显的,白敬亭疑惑.jpg

 

小河瞟了捧着手机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旁边的旁边低着头的安尔之,接着点开了安尔之的朋友圈。

 

第一条是微信运动步数截图,三十步,排名两百五十名。

 

第二条“今天依旧是不想出门的菜豆豆呢”

 

第三条,第四条都是很正常的家长里短女大学生吐槽。小河松了一口气,感慨自己真的是太敏感了,也许只是单纯觉得老板那张表情包沙雕所以拿来感慨自己最近的生活罢了吧。

 

他没继续往下刷,手指往上一滑,到顶了。

 

下意识准备退出去,在点到返回详细资料时,手又停住了。

 

正值壮年的小河感觉自己像一个被渣男抛弃的妙龄少女

 

完了

 

他熄掉的屏幕里,显示着安尔之的朋友圈背景

 

“嗯?谁又来看我白敬亭女朋友的朋友圈?”

 

小河想了想,切回微信,找到备注老板的那个聊天框,疯狂打字

 

“老板!!!!!!!!!!”

 

“放。”

 

“别!!!!!!!!!”

 

“?”

 

“别回来!!!!!!!!!!!”

 

 

下一秒玄关传来滴滴的解锁声,客厅地上坐着的三个人应声抬头,小河一脸绝望地对上老板质疑的目光。

 

 

 

白敬亭在开指纹锁的时候收到助理一系列莫名其妙的微信,门打开看到自己的助理跟两个陌生女性坐在家里的地板上,每个人的脸上都贴了一脸的诡异卫生纸长条。

 

这啥玩意儿??

 

秦河你背着我在家里把妹还不让你老板我回来??

 

小河看着门口的老板眼神越来越不对,心里已经凉的透透的了。

 

安尔之和林霖手里摸着牌还有点懵,刚想着开口打个招呼,旁边的小河已经站了起来,

 

“哥,这,这隔壁邻居,没带,没带钥匙我,我收留一会儿,这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里之间多照料你说是吧哥。”

 

白敬亭在门口换了鞋,看了一眼玄关的两双拖鞋,对着其中的一双腮红鸭多看了几眼,下意识地就觉得这双是那个an er zhi的。

 

他走进客厅,原本坐着的两人都站了起来,安尔之撩开略微挡住自己视线的卫生纸,正准备跟这位有几面之缘的刘先生商量一下什么时候把外套还给他,就看到面前的男人摘掉了口罩。

 

“你好,白敬亭。”

 

林霖原本已经在撕脸上的纸片,却突然看到身边的安尔之浑身一僵,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傻在原地,她点点头,“白先生你好……”

 

白?

 

白什么?

 

白敬亭????????

 

林霖看了一眼安尔之长着耳朵的袜子,大耳朵狗的连体睡衣,以及没有梳的头发没有撕掉的卫生纸,心中默念

 

阿门。

 

 

前天码字的时候

敲键盘噼里啪啦的

室友问了我好几次我在干什么

我很尴尬

我该怎么解释呢

“我在帮我的网友睡白敬亭/吴世勋/边伯贤/吴亦凡/周雨/刘昊然/吴磊…………”吗?

喜欢的人笑起来就像芳心纵火犯

在你心上开了无数枪

都觉得像是被轻轻捏过的棉花糖

妈!!!!!!!!!!

妈!!!!!!!妈你看谁跟谁同框了!!!!!!妈你看!!!!!!!!!!!

【白我】我我我想和你睡个觉 三

【白我】我想和你睡个觉 三

 

停在十四楼的安尔之和林霖接着往上走,林霖眼珠子一转,

 

“这不会就是机场那个,刘先生吧?”

 

安尔之点点头,眼睛里冒着光,“这个世界太小了吧!”

 

“昨天才跟你说到他,结果今天就住到了对门!”

 

林霖伸手从包里摸钥匙,扭头看了一眼大门紧闭的对门,

 

“可不是,缘分吗。”

 

 

 

国庆长假对于当代女大学生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

 

这个不平凡具体就体现在如何在假期里做到微信运动步数停留在三十步以内还可以保证生活的多姿多彩。

 

在长假的第四天,林妈妈看着女儿的微信运动吊车尾排名,深觉一代新世纪的朝阳不可以就此堕落下去,她冲到林霖房间,先一招平沙落雁掀了亲生女儿的被子,再一招九阴白骨爪夺了前两天拉着手要认的干女儿的电脑。

 

“年纪轻轻!不思进取!成何体统!”

 

十分钟后,蓬头垢面的两人站在紧锁的大门前面面相觑

 

林霖:“?”

 

安尔之双手一摊,“别看我,这是你妈。”

 

“也是你干妈!一日为妈终身为妈!”

 

“噢!所以我的姐妹!我们现在应该去哪儿呼吸该死的大自然的空气呢?”

 

“emmmmmm,容本宫思考片刻。”

 

十秒后两人在楼道就地蹲下。

 

两个睡衣加身蓬头垢面的女人妄图去哪里呼吸新鲜空气呢:)

 

 

 

两个人蹲在楼道口,搜尽每一个口袋,她们把所有的硬币纸币依次码好,挨个清点,两个人总资产为十块八毛整。

 

“草,8012年了谁还用现金啊!!!!!!”

 

安尔之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把地上的钱一个一个捡了起来,“走吧,爬个楼梯下去,一人一个可爱多再爬上来,今天的运动就差不多了。”

 

是的没错,电梯还是没有好,电路依旧在抢修,失去了电梯如同断了腿的新世纪女大学生,宁愿在家饿死,也不会爬下楼梯一步。

 

林霖垮着脸,坐在楼梯上抱着扶手,“我不!!!我是肥宅啊!!!我今天就在这里坐死我也不会爬楼梯!!!”

 

安尔之:……

 

“啊!!!我好惨啊!!妈妈将我扫地出门!爸爸冷漠不闻不问!亲姐姐逼我爬十八楼去给她买可爱多!呜呜呜呜我……”

 

“你们,怎么了?”

 

安尔之和林霖齐齐回头,对门的刘先生家,上次跟在那位刘先生背后拎着大包小包的男人打开门探出头。

 

安尔之尴尬地摆摆手,准备扯个要出门的理由搪塞过去,身边的林霖却眼珠子一转,拉着安尔之往前走了两步,

 

“小哥,我俩没钥匙还没手机,全身上下总共十块八毛整,能收留我们一会儿吗?”

 

安尔之都做好道歉的准备了,谁知扒着门的男人思考了两秒就点点头,

 

“来吧来吧!”

 

安尔之:?

 

 

小河:哥赶通告为生活奔波,与邻里打好关系就只能靠多才多艺生活不易的小河我了呀!

 

 

 

 

 

 

dbq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白敬亭这一整章都没有出现,但是从第三章我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发现了他下一章肯定会出现的定律!鼓掌!!!

 

 

 

 

我真的很有决心!!!!!!!!!!!!!!!

我买了键盘!!!!!!!!!

我要好好更新了!!!!!!!!

自行了断了:)

垃圾英语

反射弧绕了一百圈


我们甜热热呀


穿着最美的裙子


做最勇敢的公主


骑士在等你


宝藏在等你


王座也在等你


偷偷抱了群里日抛的图嘻嘻

存个脑洞

不温不火的五六线男明星x小助理

不是流量可以随便谈恋爱

日常是和老婆一起吃瓜娱乐圈众生相


“宝宝我跟你说我们剧组那个xx跟xx……balalalalalal”


“哇宝宝xx跟xx公开了诶!估计是怀孕了吧!!”


“xx的这张自拍还是我p的(小声逼逼”